一场场组织生活会聚力山乡巨变 行进的是村庄 不变的是初心

2019-12-02 12:13:52   【浏览】500

西山村

15日是新昌县大溪镇西山村106名党员的重要日子。

每个月的这一天,每个人都会设法回到村子里参加每月的党组织。自从1954年党支部成立以来,这个浙东山村已经65年没有定期组织全村党员进行政治学习和讨论村务。

从村党委书记家里点燃煤油灯的最早会议,到后来设立的特别办公室和电灯的使用。从一开始,他就带着泥腿来到会议室。后来,许多参加会议的党员用汽车填满了村党群服务中心下面的空地。像新中国的成千上万个村庄一样,西山村在时代的发展过程中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村民心中的一种感觉和信念变得更加深刻和坚定:中国事务成功的关键在于党。要实现农村的振兴,必须做好基层党建工作。

点亮一盏灯

每月15号见面

这个村庄与时俱进。

晚上,西山村党群服务中心屋顶上的巨大党徽亮起红色,在全村醒目可见。

这时,当看村庄时,每个家庭的灯都在逐渐打开。92岁的党员袁钱明总是会想起西山村第一任党支部书记袁德仁家里的煤油灯。

“我记得解放前有句老话,说‘西山人走在黄泥路上,吃六粒浆糊,倒放蜡烛,用木棒做棉袄。’是中国共产党使农村变得不同。”元钱明说道。有了这种特殊的感觉,村党支部才在1954年成立。当时,三个党员决心做好基层党建工作。他们同意在农历正月十五去村支书袁德仁家交流学习,讨论如何开发西山。后来,为了便于记忆,农历的第15天被改为公历每个月的第15天。从那以后,每月15日的“协议”一直没有改变,一直延续到今天。

20世纪70年代末,为了让人们的生活更加方便,村里开始使用柴油发动机连续两个小时给村民的灯供电,每天晚上党员干部都要去发电室观看。从那时起,乡村的黑夜变得明亮起来。这是当时30多岁的新党员袁柯达对党员角色的直觉体验,以及他第一次参加村党员组织生活后的深刻体验。

西山村启动党员组织生活。

那是1979年深秋,改革开放后的第二年提出,但农村信息仍然相对孤立。在袁柯达的记忆中,只有党员才能参加的组织和生活会议为他了解外面的世界打开了一扇窗。

“每次会议都要传达和学习党的最新路线、方针和政策。很多内容是我们第一次听说。我们想知道西山村能否试一试。”元柯达说。

现在回想起来,正是在党的指导下,西山村才能够踏上中国农村发展和改造的节奏。

1982年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在建设社会主义物质文明的同时,也要搞好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刚刚当选村党支部书记的袁柯达(Yuan Kodak)决定抓住这个机会,利用村里废弃的学校建立一个青年民兵之家。根据村民们的记忆,当年西山村的青年民兵之家包括阅览室、乒乓球室、篮球场、射击场等“六房四场”。灯几乎每天晚上都亮着,极大地丰富了全村的精神生活,成为当时一个著名的模特。

然而,元柯达和西山村的成员并没有沉浸其中。当时,全省已经开始倡导把加强村级建设和发展村级经济作为深化农村改革的重点。村里也有党员在他们的组织生活中提出了这一点。否则,只有村集体每年能保持600片石制茶叶,民兵之家的长期发展才是不可持续的。

袁柯达开始带村干部到县城介绍工业项目。1988年10月,县轴承厂第六分厂在西山村成功开业。次年,年产值146万元,利润16.8万元。也是从那时起,这个村民人均收入只有100元的纯农业村,实现了向集体工业经济发展轨道的转变,逐步发展成为全县著名的五金专业村。到1995年,全村人均收入为3000元。

凝聚力量

讨论见证了肌腱和骨骼的发展,走了较少的弯路。

西山村的经济实力和名气因此逐渐增加。然而,整个增长过程经历了多少次热烈甚至热烈的讨论,形成了一股强大的促进发展的合力?党员将能够一次又一次地参与和见证生活的组织。

在袁钱明的记忆中,对这个问题的讨论是真实的,从组织生活开始,就几乎和西山村的党员一样。

20世纪50年代,农村经济普遍不景气。一些党员看到了城外的世界,回来后建议种植茶叶可以增加他们的收入。每个人都热烈讨论过有组织生活的可行性。当时,十多名党员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这一幕一度非常“嘈杂”。最后,他们达成了一项协议,即应该保证粮食种植,并且应该再开发500亩土地来发展茶园。

这种充分尊重各方意见的民主决策方法,不仅使西山村农民能够早日实现农业增效增收,而且保证了西山村在以后蓬勃发展的工业化进程中走上正确的方向。

1993年,新昌县在西山村召开会议,大力发展家族民营企业。去年,全省刚刚召开了第一届私营企业代表大会和第二届个体劳动者代表大会,提出在搞活和持续发展公共经济的同时,积极发展个体私营经济。

会议的召开无疑给当地轴承制造业带来了裂变式的发展。凭借他们学到的技术,以前在第六分厂工作的西山村农民在两到三年的时间里,已经分裂开了120多家私营企业。村民们越来越富有,但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问题。

随着工业经济的发展,许多农民放弃了原来的粮食生产。西山村想发展农业吗?谁会发展?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的袁柯达(Yuan Kodak)告诉记者,在20世纪90年代末的党员组织生活中,这个问题曾经是最热门的话题。后来,村里以“逆向出租、逆向包装”的形式创新性地引进了省级茶树种子示范基地和县名果树种子引进繁殖基地,这是组织党员生活时首先提到的方法之一。后来,经过不断的讨论和改进,当时的问题得到了成功的解决。

20世纪70年代,新昌县西山村民军组织正在接受训练。

100多家民营企业的蓬勃发展也使得如何应对不断涌入的农民工成为农村发展中不可或缺的问题。现任西山村党支部书记袁兴健告诉记者,针对这种情况,西山村在许多党员的建议下,早早成立了一个工作组,开始挨家挨户走访,登记了每一个地主和流动人口,并实行了日常联系人员,使各方面的管理早日规范化。2012年,经过党员之间的讨论和讨论,村里还成立了由党员组成的志愿巡逻队,由村里的年轻党员和先进青年组成,他们坚持连续七年每天在村里的主要道路和关键地区进行志愿巡逻。

站在村里的西山故事墙前,回顾过去的65年,袁柯达坦率地承认,西山村可以从一个落后偏远的小山村发展到现在的省级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示范村和省级新农村,这离不开组织生活会议。在他看来,“正是通过这个载体,智慧和力量一次又一次地聚集起来,这使得村庄的发展不那么曲折。”

走另一条路

头脑风暴继续,绿色发展加速

虽然西山村已经成为著名的"特色村"、"明星村"和"示范村",但如何充分利用现有资源,重新焕发活力,已经成为西山村在新的发展十字路口需要考虑的关键问题。

碧水青山只是金山和银山。这些年来,它们已经成为党员在组织生活中经常提到的一个词,也成为村里各种工作规划的重要参考。

2011年,西山村响应全省号召,大力实施美丽农村建设,改造部分荒山,建设西山村农民公园。尽管全县“一事一议”项目补贴资金有限,村干部在组织会议上表示,他们立即得到了全体党员的支持,然后每个党员分别联系了5至10名村民,共同努力。

村干部带头以身作则。为了节省工程费用,当时的村委会主任袁兴健跑了几十公里来检查和比较石头的优缺点。党员们也采取了积极的行动。成立工厂的俞永如自愿向公园捐赠石狮和景观石。当时,84岁的袁钱明送来了五株树苗,而党员余风则在公园亭下的门口免费种了一朵美丽的梅花。村民们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这一点,将原本留在私人山上的黑珍珠树和樟树捐赠给了农民公园,拒绝了他们本可以得到的补偿。

目前,绿色与红色的融合造就了西山村的精华。沿着农民公园的东北方向,可以看到西山故事墙、保存完好的古树和轴承厂第六分支的旧址,它们以时间轴的形式展示了村庄发展的全貌。此外,与村民成就感和幸福感相关的许多项目,如西山门体育场和文化大礼堂,近年来也相继竣工。

然而,西山村党员的组织生活依然活跃:“隔壁邻居郑东村在乡村旅游发展方面做得很好。更远的地方,东明村比雁北村更有名。我们的村庄没有不好的基础。我们必须考虑下一步如何发展。”

事实上,西山村优越的地理位置和良好的生态环境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

五年前,浙江省最大的民营养老度假项目天目山元朗养生谷正式落户西山村,并建成养老体验屋。今年6月,在该镇开展的“三个服务”活动中,上海黄浦区民政局和新昌县民政局也在这里签署了发展养老服务的战略合作协议,计划在下一步继续探索其他地方养老产业的发展。东南五六公里,占地3.1平方公里,计划投资100亿元的丰丸专用航空城也位于大石居镇。目前,该镇已被列为国家航空旅游基地和国家航空飞行营。在该村及其周边地区生态旅游环境的帮助下,今年夏天,村民们提前建造的一些精品招待所几乎每周都客满。

村庄更美丽,工业更强大。袁兴健认为,这些都为深化乡村绿色发展、融入全面旅游带来了积极的启示。这也使他坚信,在今后10年里,在党的建设领导下,西山村将利用这一形势,走出一条更广阔的农村振兴之路。

[浙江新闻+]

浙江基层党建的印记

贵州十一选五投注 山东11选5 湖南幸运赛车 pk10两期必中


上一篇:主题教育突出“实”和“改”

下一篇:风高浪急的大海就是我们的战场

© Copyright 2018-2019 tufanim.com 剑斗门户网站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