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丨一文看懂非标前世今生,市场和监管如何博弈,从严认定有何

2019-11-23 17:20:44   【浏览】3993

来源:21世纪商业先驱报21金融应用

记者方平海在上海报道

10月12日,央行发布了一份“轰动性文件”,扰乱了资产管理公司平静的周末。10月12日,央行发布了《债权资产认定标准规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认定规则》)。圈外的人还不知道文件的名字,圈内的人开始疯狂地刷屏幕:太严格了...

这是什么样的文件,为什么如此重要,除了直接从业者之外,谁受影响,它与其他人有关?

什么是非标准的?

顾名思义,文件的内容是关于如何定义“标准化债权资产”,即行业中简称的“标准”。事实上,在“非标准”出现之前,没有“标准”的概念。早在2013年,银监会第八号令就首次对非标准给出了明确的定义,即不在银行间市场和证券交易所交易的债权资产。

实际情况始于2013年之前,当时公司从市场借款的方式完全不同,要么是通过银行信贷(间接融资),要么是通过债券(直接融资)等标准化资本市场工具。两者都有自己特定的服务对象和阈值规则。然而,随着市场资本和资产两方面的快速增长,既定规则所设定的两种方法不能满足所有需求——有需求就有创新。因此,市场上自发出现了大规模的中间业务形式,即非标准化。

非标准有贷款和债券的优点。最大的特点是可以在市场之外流通,形式灵活,收益率高。最重要的是几乎没有监督。具体的业务形式包括信贷资产、信托贷款、受托债权、承兑汇票和各种收(收)益权。在社会金融统计中,包括三种非标准资产: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

非标准的蓬勃发展有什么问题?

非标准一经诞生就迅速发展起来。这个过程也是影子银行扩张和风险积累的过程。它的主要载体是银行融资,即银行通过融资在资产负债表外扩张信贷的过程。在商业模式方面,首先,大多数非标准业务使用信托和证券交易商资产管理等渠道,这些名义上是银行的表外业务,但银行承担了大量的现金交易义务。其次,一些非标准业务投资于房地产、政府融资平台、产能过剩行业等限制领域,提高了这些领域的杠杆率,影响了宏观调控。此外,非标准业务还可以通过多层嵌套扩展业务链,隐藏更大的风险和不明确的风险承担主体。

在这种背景下,争取非目标转型的斗争及时展开。

目前,2017年以来金融体系的去杠杆化、强监管和风险防范,以及2018年4月正式出台的新资本监管条例,大多被视为非标准监管和转型的起点。事实上,监管对非目标的关注已经开始。2013年第8号文件是非目标大规模开发的产物。一方面,本文件首次从规范性文件层面界定非目标,并承认其存在。

然而,本文件更重要的目的是限制这种形式的无序扩张,限制银行表外信贷的扩张。8号文件明确规定,理财资金在非标准化债权资产中的投资余额,在任何时候都不得超过商业银行上一年度审计报告披露的理财产品余额的35%和总资产的4%。35%的红线被现行政策所遵循。从那时起,非标准的转变就开始了。当时的文件还提出了单独账户管理和产品一一对应的原则。

非标准和非标准转换要求

然而,只要有需求,就有创新。不规范已经成为一个“坏孩子”要被强烈约束,“不规范”的概念是在界定监管红线后诞生的。许多小伙伴被包围了:消极是积极的,不标准是标准的,不是吗?不,掌管江湖从来就不是这种黑白分明的事情。非标准的意思是:不是非标准的。仅此而已。

非标的具体品种主要是银行信贷资产登记转让中心登记的信贷资产转让和收益权转让相关产品,其余包括直接金融工具、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债权融资计划、中国证券机构间报价系统有限公司收益凭证

在新资本管理条例的更高立场、更统一、更明确的政策要求下,非标准转型已成为资本管理改革的核心问题之一。根据规定,非标准产品投资必须符合投资集中度和期限匹配的要求,不得错配。期限匹配是银行资产管理产品非常严格的要求,资金来源和资产期限自然不匹配。

从投资机构的角度来看,很难投资非标准资产。希望所投资的资产将被确定为“标准”,业务空间和运营将更大。这个过程也是非标准到标准的转换。新资产和现有长期资产都有这种需求。

因此,规范确定债权和资产的规则非常重要。这是该行业一直在等待的,因为这关系到筹集到的资金可以在哪里以何种形式投资。在这个过程中,“非投标”是高度期望的。在此之前,业界有很多希望,即希望没有被出价或最终被承认为“出价”。然而,最终颁布的《身份查验规则》选择了严格。

《认定规则》明确划分了标准化债权资产、非标准化债权资产和不符合标准化债权资产要求但可免于认定为非目标资产的资产(新《非标准》),同时为机构自行申请认定为标准化债权资产留有余地,并详细列出了申请认定的五个条件。一般来说,确定的规则比预期的更严格。

超出预期的严格决心的影响是什么?

首先,对于被归类为“非投标”的原有“非投标”部分的影响,加大对这类资产投资的机构面临着更大的整改压力。总体而言,据《中国银行业金融市场半年度报告(2019)》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无担保金融管理规模为22.18亿元,其中非标准债权资产约占金融投资的17.02%,距离净资产35%的红线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各机构情况不同。根据市场机构的估计,以前的“非标准”规模约为2-3万亿。即使假设大部分资产由银行持有,非标准定义的范围扩大后也不超过35%,短期内不会导致金融机构明显的超标风险。

非标准定义范围的扩大意味着需要投入更多的资产来满足期限匹配的要求,即机构产品发行端的压力更大,需要筹集更多的长期资金。与此同时,拥有长期基金的机构,如保险基金管理机构,在获取资产方面具有更大的优势。

在非标准投资限制和非标准识别的双重管制下,银行融资的非标准压力下降是大势所趋。但长期以来,非标准是支撑实体经济融资的重要方式,实体经济的需求依然存在。实体企业如何进行融资,也必然改变心态,根据自身的性质特点和成长周期,以相应的符合要求的方式进行融资。从非标准到标准的转变过程,如果没有适当的联系,可能会对社会财政产生一定的影响。

从资产配置的角度来看,对标准化债权资产的严格认定意味着未来相对不那么标准化的资产供应将会有更多的资本供应。中长期而言,标准化资产收益率将进一步下降,这可能会推动无风险收益率进一步下降,有利于利率改革。

北京快三 快三app 时时乐走势图


上一篇:路咖与车:6.6s破百 奔驰A级新能源有人买吗?

下一篇:9月郑州住宅成交均价15291元/㎡ 环比 5%

© Copyright 2018-2019 tufanim.com 剑斗门户网站 .All Right Reserved